很高兴遇见你,无论你身在哪里。

我觉得我明天会开始更新或者开新坑???(x

永远都回不去了。

【活色生香】天鹅夫妇《尘》中.13

老婆婆听了这话,心中大恸,眼前的女子像是不可捉摸的冰雪,稍有暖阳,便会翩飞消融。她敛了敛眉,摇了摇头,叹口气道。


“惠子姑娘,正如我家那老头说的。”

“你和安公子都是红尘中人,你们还有很多不曾了断的事情。”

“如此这般,真的好吗?”

“惠子姑娘,你即便是身在这湖心岛,自己的心,也不会在这啊。”


竹屋外的风扑簌而过,有着细沙般的清脆,小雅惠子怔在那里,清冽的日光落在她纤纤指尖。


小雅家的野心,文宁两家的世仇,还有那滚滚尘世间道不清的情爱。

即便是她身处佛域,也被囚在人间。

还有那背后一道长疤,难道她就要如此这般的算了?


忆起往事种种,小雅惠子竟提了口怨气上来,气...

我该保留最后的善良 这样的结局才会漂亮一些

春宵苦短 前进吧 少女!

vousmemevoyez:

黎明将近 春宵苦短 前进吧 少女!

最想得到的 无非是这些这些那些那些的爱吧

【踩过界/盲侠大律师】盲癫《过界》-07

07

早早来到律师所的盲侠并没有想往常那般勤勉地查阅案例,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放空,任由思绪随着咖啡的浅香漂浮。

他不该这样做的。


他可以叫癫姐起床或者是等她醒后吃了早餐一同来律师所,她本就是他的师爷,她的腿伤也并未痊愈。

可是他并未等。


似乎是感到了昨日的多余,盲侠发现自己的行为要收敛一些。收敛些什么呢?收敛起那些多余的关心吗?

可是明明,在她每次受伤时那种追悔莫及的痛苦总是溢满他的心。


当癫姐来到律师所时,两人之间有着一种微妙的尴尬,即便昨天并没有发什么特别不快的事情。打了招呼后便各做各的事情,什么事情都没提。

默契般的沉默,有时候显得很让人讨厌。


“这边有...

近期在准备托福……因为打算出国所以近期就不太上lofter了(´;ω;`)事情弄完有空一定会更新的(´;ω;`)谢谢谅解!

【踩过界/盲侠大律师】盲癫《过界》-06

06

经过Gogo他们这一场闹剧,癫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


恒温水冲刷在身体上,脸颊仍是绯红色,癫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,微微地有些笑容。她的手指细长,生的很好看,指甲被她修剪的圆润饱满,这是她为数不多值得骄傲的地方。然后再慢慢抬手,碰触到玻璃,她在眼前的雾气中又隐约地看见了自己的脸。

笑容便在此停住,眼眸也失去光彩。


他真是个温柔的人。

赞她曼玉,为她买花......

曾经那些相处过的画面碎片不断在癫姐的脑海中浮现。

那些不得要领的,或是口是心非的温柔啊。


癫姐又再一次地笑了,心口有着些许酸楚。

自己没有赢的机会为什么还要去尝试呢?这世上,只有像Never那样与他合...

【踩过界/盲侠大律师】盲癫《过界》-05

05

把自己关进浴室,癫姐背靠着门身子往下滑,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虚脱。

再怎么说,这也是她第一次单独和盲侠同住在一间屋子。

心中是无法停止的忐忑不安,与期待。


天哪,她竟然还有期待?她是疯了吧!

癫姐将手捂上自己的眼,露出自恼的神情,这下该怎么办呢。手指间露出一丝缝隙,目光落在Gogo拿来的袋子上,癫姐又闻了闻自己身上,果然酒喝多了都是臭烘烘的。

不管了不管了,先安心洗个热水澡。


癫姐开始以既来之则安之的话来安慰自己,吁一口气开始打开袋子看阿美给自己准备了什么东西。

而在癫姐进去之后,盲侠特意将音量调小了很多。


“啊——!”

盲侠正在喝水,癫姐凌冽地叫声吓得他...

© Vivi | Powered by LOFTER